• 市场经济就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经济,是一种波动、走极端的经济,新时期的发展方式与结果就是如 此。那么指望市场经济来解决需要与不平衡的矛盾,对症下药了吗? 2019-11-10
  • 嘴长你身上,你爱怎么说怎么说。 2019-11-10
  • 专业相机不止单反 还有这十分亮骚的富士X-Pro2 2019-10-10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10-10
  • 你的神论:“管理的目标都大同小异,都是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发展进步,因为谁也不会希望通过管理把社会越搞越乱越搞越落后。” 2019-10-09
  • 端午节来了!与总书记一起“品尝”中华精神文化食粮 2019-10-06
  • 临汾市地病办举办第25个“防治碘缺乏病日”宣传活动 2019-10-06
  • 第七届全球新能源500强峰会 2019-10-01
  • 中国宗教研究学者:儒道佛三教关系为世界宗教发展提供新启迪 2019-10-01
  •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09-23
  • 女性叙事与乡土叙事的双重新地标 2019-09-13
  • 东风日产布局智能互联 “智行+”车联系统正式发布 2019-09-06
  • 你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农民的宅基地,需要交钱才能使用吗?你敢推行这样的政策吗?你也只敢推行对工人的住宅地,要交钱才能使用!这样合理吗?那些交不起房钱的人,难道应该 2019-09-06
  • 台风缘何此时频频光顾 2019-09-03
  •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09-02
  • 河北福彩排列5 > 他活在梦里 >第104章冷静的背后


    随着法阵上面的点点亮光不停的闪烁,最后化为一道强光消散在这暗暗作响的法阵上面。
    与此同时,在上面依存着的闪耀最后凝结为红色的字眼,攥刻在阵眼里面。
    白伊娜的眸子在看到这上面浮现字眼的时候,瞳孔骤缩的让人震惊,这几个字是多么无比的熟悉。
    原来这个人,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原来这个人,一直都是自己的阿姐。
    但是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像是姐妹的感觉都没有呢。
    会不会阿姐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出身,但若是这样的话,阿姐到底是被什么样子的人所抚养到现在?
    按照自己对于她曾经有意无意的探查,她好像就是无父无母,独自长大的模样来着。
    但若是这样的话,可真的是辛苦了阿姐了。
    不过……我们究竟要不要相认呢?若是相认了的话,是不是阿姐会想回来?
    很多不确定的因素让白伊娜的神色有些严肃,一时间居然没有了之前的温文尔雅,端庄大方加上应该得知到这一点的愉悦。
    一旁的侍女似乎并不是很能理解白伊娜此时的表情起伏为什么是如此的严肃。难道说,这法阵上面显露出来的字迹所表达的人与小姐是有什么渊源吗?
    毕竟也只是着弱小捂住卑微的侍女的内心所想,实际上她并没有开口问她任何有关于这句话的疑惑。
    只是白伊娜这副模样骂自己也跟着沉默,不敢轻易的说出什么话语,生怕自己惹的白伊娜也就是自己的小姐不开心。
    如此一言不发沉静的模样在离着噬魂岭很远的一处人迹有些鲜有的客栈里面也是同样的情形。
    政治凌莉花来到这个有些罕见,但是无需花费什么钱财去维系自己如何在客栈里面生活的地方,轻轻推开了一扇陌生但是又记住房门号码的地方。
    洁白的床单上面,在边缘处纹着细碎但是又可爱的蓝白花纹,小小的条纹,惹人喜爱。
    而躺在上面的人儿似乎也是格外的可爱,紧闭着的浅绿色双眸,嘴角略微上扬,却怎么也感受不到上面究竟是以着什么样子的情态才会浮现出来。
    殊不知,这家看似是玄月清风所寻找的客栈,实际上却是梧桐所经营的,自然是不会耗费什么多余的钱财。
    “有异楼”三个大字悬挂在客栈最显眼的地方,但是江浅和凌莉花对此却是陌生的。
    自认为轻手轻脚的进入房门的凌莉花关上房门后,来到了那熟睡的梧桐的身边。
    打算躺下,做一下顷刻的休息。
    毕竟,她也有一夜未眠了。
    谁知道,在凌莉花刚伸出手要做掀开被褥的时候,她的手似乎一下子就被抓住了。
    而意外的是,这捉住似乎不只是简单的被捉住。
    确切的来说,应该算是一场意外。
    毕竟此时的梧桐可还是双目紧闭,没有什么起伏的波动。
    “呼——吓死我了?!绷枥蚧ㄗ邢傅亩讼炅宋嗤┑乃?,时间就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依旧是没有动静的时候,凌莉花这般暗自感慨道。这个孩子的睡相还真的是意外的差啊。
    好在凌莉花接下来的动作并不是特别的喧闹,也没有让梧桐惊醒。凌莉花只是轻轻的拨开了床褥,甚至都没有覆盖在自己的身上,就这样躺在了床上。
    而这一连串的动作也没有产生太多的震动足以让梧桐从梦境里面苏醒过来,但还是睡意很深的抓着凌莉花的双手不肯放开。
    与此同时,“男孩子”的房间就与众不同了。
    阳光都没有透过窗户照耀到他们,提示起来他们醒来的时间,两个人居然就不约而同的睁开了双眼。
    互相下意识的就这么睁开双眸看向周边的人,恰巧同时这两个人刚好有这样的想法,并且付之于行动。
    就好像是在他们的周边响起了某些独特的bgm一样,两个人的对视之中映射着对方的面孔,一时间画面就有些gay里gay气的模样。
    两个人又像是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不约而同的从两个人的喉结之中轻轻的咳嗽了几声。让人感受到了某种难以解释的默契,不过对于他们,这种东西估计是最不需要了的吧。
    一个是为了自己的主子的心上人,而一直都很是关心凌莉花的下属。
    另外一个是由于六岁那年遇见了那个女孩,并且一见钟情于她,铭记在她的内心足足有了二十七年,如今再一次遇见,自己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开手。
    再一次让她离开?
    两个人虽然并不是特别的了解对方,但是有一点他们两个人是心知肚明的,就是两个人都能感受到,那就是对于对方,两个人似乎都抱有一定的敌意。
    而互相都有着这样的想法,自然是无话可说,也可以用有话也不说的态度来形容。
    如此的沉静背后总是会让人有些意外的毛骨悚然。
    就好比现在正在现实世界里面的栗?,已经算是好几个夜晚没有能够好好的安眠了,但还是精神十分充沛的紧盯着许合所在的仪器。
    每一个细节都难以放心的交给仪器去解析,非要用自己真实的肉眼去观测才会放心那么一点点。
    当然,相较于许合的人身安全,栗?还是不能放下心来。
    就算是在实验之前用了某种特质的仪器去测绘出来能让许合缓解稍许痛苦的东西,但是看着显示屏幕上面的数据,依旧是和以前一样,不是很乐观。
    可能,这就真的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了吧。
    提心吊胆的他又怎么可能敢离开许合一步,哪怕只是短短的距离,也放心不下。
    毕竟那个时候就是一个不小心的疏忽,才会让阿合步入那种陷阱里面,难以出来。
    这一次,相同的错误绝对不会再犯了。
    也就是在这样让他难以平复心情的时候,浸泡在那类似于培养皿的许合,指尖似乎有些轻微的颤动。就合上一次突然自己出来的情况,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一瞬间就引起了栗?的注意力。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眼花了?”栗?不敢相信的用还在敲打着键盘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眼底。
    就像是回应栗?的话语一般,许合紧闭的眸子再一次的开始了晃动。
    而这一次,栗?没有眼花,很是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整个人瞬间就有些不好了。
    毕竟要是有着这样场景的出现,也就是意味着阿合即将就忍受不住里面的压力,即将就要从里面出来了。
    但是按照仪器上面所现实的模样,好像是有一点点的悬。
    这一趟,看来是个不简单的事情啊。
    栗?眉宇之间微微紧皱,但还是没有停止手指之间的动作,不停的敲打着键盘,在上面写出一串串有关于“1”和“0”组成的代码。
    要是有一个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人走了过来,绝对是一脸迷茫的看着这一切。
    只能高喊“六六六”的模样。
    但是敲打键盘的那种清脆而又附带节奏的声响没有停止。
    一直恍恍惚惚的在这件狭小而又见不到光明的地方忽隐忽现,让人觉得从某种角度上面来说是有些毛骨悚然,让人有些浮想联翩了。
    但尽管栗?如此辛勤的进行着钻研写着不同的代码,让数据转换的速度进行的如此之快,但是依旧抵挡不了那培养皿里面的溶液对许合的侵蚀。
    而意识还在普希特世界的许合刚解释完自己所了解到关于自己或者说是江子离方面的一些情报。
    还是很识相的,给了江子离一些缓冲的时间,让他能够好好消化这里面所蕴含的一些深层的东西。
    江子离也是不负所望,能够很快的礼节许合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虽然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的震惊就是了,不过这一点并不是很能妨碍住江子离对于这些东西的理解。
    江子离独自缓和了很久,才很难的从自己的喉结里面稍稍吐露出一些话语道:“阿合……这些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江家是在溪幽城赫赫有名的情报网所能快速搜集的地方,但是身为溪幽城四大家族的许家也不是什么弱势群体。
    许家有他们所独特的情报网,江子离自然不会去多管闲事的问候什么的。
    但是现在听到许合所讲述的一切,自己似乎也有些好奇了,自己虽然也不能说许家的情报网不好吧,但是怎么感觉阿合什么都知道一样,这惊人的情报网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一瞬间江子离就没有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瞬间就是说出了那样的话语。
    倒是让许合有一点点的惊讶,虽然自己家里面的情报网确实挺好的,但是也有一些逊色于江家。
    而自己所知道的这些情报,基本上只能是因为自己的运气足够好,出门就让自己遇到了吧。
    但是这么讲估计子离也只是半信半疑,那么自己究竟要如何述说才是美好的呢?
    许合有些犹豫不决,但是很快有了答案——

  • 市场经济就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经济,是一种波动、走极端的经济,新时期的发展方式与结果就是如 此。那么指望市场经济来解决需要与不平衡的矛盾,对症下药了吗? 2019-11-10
  • 嘴长你身上,你爱怎么说怎么说。 2019-11-10
  • 专业相机不止单反 还有这十分亮骚的富士X-Pro2 2019-10-10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10-10
  • 你的神论:“管理的目标都大同小异,都是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发展进步,因为谁也不会希望通过管理把社会越搞越乱越搞越落后。” 2019-10-09
  • 端午节来了!与总书记一起“品尝”中华精神文化食粮 2019-10-06
  • 临汾市地病办举办第25个“防治碘缺乏病日”宣传活动 2019-10-06
  • 第七届全球新能源500强峰会 2019-10-01
  • 中国宗教研究学者:儒道佛三教关系为世界宗教发展提供新启迪 2019-10-01
  •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09-23
  • 女性叙事与乡土叙事的双重新地标 2019-09-13
  • 东风日产布局智能互联 “智行+”车联系统正式发布 2019-09-06
  • 你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农民的宅基地,需要交钱才能使用吗?你敢推行这样的政策吗?你也只敢推行对工人的住宅地,要交钱才能使用!这样合理吗?那些交不起房钱的人,难道应该 2019-09-06
  • 台风缘何此时频频光顾 2019-09-03
  •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09-02
  • 腾讯分分彩任选三漏洞 浙江6+1开奖号码 报刊大全码报精选 半全场怎么看 青海快3 11选5赚钱方法 nba体育彩票怎么玩 排列三组选中奖规则 2019六开彩开奖开奖结果 能赢京东卡的游戏 掌中彩 熊猫娱乐平台 捕鱼达人破解版 11选5稳定杀号方法 世界男子网球大满贯排名榜